服务热线
为你而守
| 作者:黄旭东 | 日期:2016/12/28 13:59:33 | 点击:7192 次 | 

    呀,外面怎么还是这么黑啊,十个月过去了,妈妈不是放我出来了吗?为什么只有一只眼看得见,另一只眼被盖上什么东西了吗?谁在叫我,噢,这是爸爸,这是妈妈。为什么看不清他们,他们在哭什么?

    又是这讨厌刺鼻的味,我又被人拉开眼皮,被那手电筒照,听到得还是那句话:“先天性白内障,太小了不能手术,回家等着吧!”

    来到这黑暗的世界九个月,我几乎每个月都要被他们抱着去这个医院那个医院。几乎跑遍了全国,得到的都是同一句话,真烦人,他们又在哭,大惊小怪。

    咦!今天这个叫潍坊眼科医院地方热闹,这个屋子里全是小孩,有比我小的,有比我大的,有哭的有笑的,有两三个月大的,有十几岁的。咦!还有个老头穿了个白大褂,脸上一会笑吟吟的,一会凶巴巴的,牛什么?有的伙计们叫他黄教授,有的叫他黄爷爷,哼,长得不怎样,还有这么些粉丝。啊,不好,这老头冲我走来了,哇靠!眼皮又被拉开了,死老头看我将来怎么收拾你,还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!

我不要你看,我不要你碰

    “哎!又是先天性白内障,还是单眼,是上一辈子做了什么?为什么老是和这些孩子这些病纠缠不清。”

    “先天障,和很多专家看法一样应该手术,至于很多大夫或专家不做,我想这不是简单的原因造成的。你是个护士,应该明白这里面的原因,不用求我,义务和责任不用你教我,我只是做一个眼科大夫该做的事。关键问题你这个孩子是单眼白内障,九月大的孩子如果单纯行白内障摘除问题不大,但术后会出现两眼巨大的屈光参差,术眼必定造成弱视,如果装人工晶体,按照过去惯例,儿童一般是两岁以后植入人工晶体,而且要行后囊切开加前玻璃体切割,其手术的复杂性和难度是不言而喻的,远期并发症无法预测,请你们三思。”

    乖乖,原来这老头是要给我做手术,怪不得这满屋子的伙计们都是叫他割得,天杀的,快跑,哼,我那愚昧的爹娘还对他点头哈腰,感激不尽。

    滴……耳边一个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响,我怎么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哼,这世界充满了骗,什么护士长阿姨,什么麻醉师伯伯,甜言蜜语哄着我给我打针让我睡着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将来有他们好看的。“测量完毕,眼轴21.5,角曲42.00。” “上人工晶体,给家属交代签字。”这个是那黄老头在说话,阴森森的怕人。慢着,要给我装什么镜子,多难看,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?唉唉,别睡,别睡 ……

    哎,怎么搞的,还是这么紧张,守着这张床三十年了,做得手术数以万计了。每每这个时候还是如临大敌,诚惶诚恐,这就是自己三十年来一直坚守的感觉吗?被人骂过,被人告过,满身的伤痕,满心的屈辱。曾经的泪水,曾经的誓言,为了什么……?

    啊,这一觉睡的,睁开眼那个沉重不堪的老眼皮。嗯?等等,别叫我,怎么这么刺眼!屋里怎么这么多人?看见了,这个哭得的是妈妈,这个笑得是爸爸。嗯!不愧是我爸妈,长得不错。唉唉,这是谁,干嘛抱我。噢,这大夫不就是那个黄老头吧?哼,满脸的褶子,还冲我笑,快放下我来。

一缕阳光泻窗而入,是为你而守的吗?

潍坊眼科医院,提供白内障、眼底病、准分子、角膜病、青光眼、斜视弱视、眼眶病、眼外伤、视光学、口腔科科室
热线电话: 4000-120-333 (广告勿扰,请自重) 地址:中国山东潍坊幸福街199号
Copyright 2017-2019 www.wfey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 鲁ICP备17004885号